联系电话:

15250975289

 

庄荣华律师:南京知名婚姻家事律师,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江苏圣典(总所)婚姻家事与财富管理委员会主任,2020年度找法网南京市婚姻法首席律师,省检察院《清风苑》法律直播平台婚姻家事讲师,英才苑府律师授课平台婚姻家事特邀讲师,南京电视台有请当事人、法治现场特邀嘉宾律师,中国法学会会员,亲办离婚后财产纠纷被江苏高院在2010-2011年十大典型案例收录,2018年亲办遗弃冷冻胚胎离婚案件被最高院司法案例研究室在其官方公众号推送案例。涉外家事代理包括:中国台湾人离婚、美国使领馆公证委托的离婚、伊斯坦布尔使领馆公证委托的离婚。执业十余年间,擅长处理婚姻家事案件,深耕婚姻家事、继承领域,有多年大量疑难复杂案件的处理经验,亲办婚姻家事业务2000余件,案涉财产超20亿。

 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庄荣华律师
地址: 南京市建邺区奥体大街68号4A栋6-7楼
咨询电话: 15250975289
邮  箱: 563118707 @qq.com
法律QQ: 563118707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动态  -> 律所动态 -> 书文大全

夫妻感情破裂,一方能否在离婚诉讼中主张家务经济补偿金

信息来源:www.njdls.cn | 发布时间:2022年02月10日

导读:

夫妻感情破裂,一方能否在离婚诉讼中主张家务经济补偿金

案情简介:

女方因夫妻感情破裂委托本所律师起诉离婚,在离婚诉讼期间因应急危险情况,两次在诉讼过程中申请人身保护令均获法院支持,女方因长期抚育子女操持家务,长期工作处于不稳定的状态,特此申请法院判决支持50000元经济补偿金.

庭审双方观点:

男方观点:不同意支付经济补偿金

理由:

女方婚内形成大量债务,已经消耗家庭经济基础

 我方观点:

1、我方提供了大量我方长期单方抚养孩子的证据与说明

2、我方提供了目前我方未偿还的债务部分数额较大,经济困难

3、我方工作、收入处于极不稳定的状态,急需资金照顾抚养子女

4、在离婚诉讼期间,男方支付的抚养费较低,难以维持孩子的基本开支

 案件结果:

法院支持我方部分意见

裁判支付经济补偿金25000元。

裁判文书


江 苏 省 南 京 市 秦 淮 区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苏0104民初号

    原告:A,女,汉族,住南京市秦淮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庄荣华,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B,男,汉族,住南京市秦淮区。

    原告A与被告B离婚纠纷一案,本院于2020年10月22日立案受理后,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法院在部分地区开展民事诉讼程序繁简分流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由审判员独任不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A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庄荣华、被告B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A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原、被告离婚;2.判令原、被告婚生女C由原告抚养,被告每月支付抚养费10000元;3.判令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夫妻共同债务;4.判令被告B向原告A支付经济补偿金5万元。

事实和理由:原、被告系夫妻关系,双方于2010年10月登记结婚,于2011年10月生有一女C。婚后双方夫妻矛盾时间较长,夫妻感情一直不和,被告长时间不顾家庭,双方之间婚后缺乏了解,致夫妻感情破裂,现阶段夫妻之间无感情,无夫妻实质,不来往,不联系,持续时间较长,双方无任何和好可能。希望法院判决离婚。双方共同财产包括句容市房屋、南京市雨花台区房屋及B名下存款,夫妻共同债务还有329800元。此外,B银行流水中有大量向其父亲、叔叔以及案外人D等人的汇款,存在转移财产行为,对其转移财产,A应当分得65%。多年来孩子主要是由A照顾的,特别是近两年,几乎都是由A和其父母在进照顾,B应当支付相应经济补偿。

    被告B辩称,其同意离婚,也同意孩子由A抚养,但根据其收入状况,只同意每月支付3000元抚养费。婚姻期间,B对家庭孩子付出很多,只是最近A消费水平越来越高不符合家庭支出水平,双方因此产生矛盾。开始时,A称自己有88万元的贷款,B叔叔拿钱出来让A还了贷款,但是A还是再贷款,只想消费向往奢华生活。B每月都会足额给付A相关款项作为家用,其认可A的支出均系消费,但认为A存在以恶意消费的方式徒增债务,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可能。南京市雨花台区房屋为其个人财产,不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关于转移财产,B华夏银行卡中大量支出均系个体工商户支出,不能认定该卡中钱就是B钱。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略。。。

    本院认为,合法的婚姻关系受法律保护。婚姻自由包括结婚自由和离婚自由。本案中,A、B虽系自由恋爱、自主结婚,并共同育有一女,但近年来双方因家庭开支问题产生矛盾并分居,可以认定原、被告之间的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故对原告A要求与被告B离婚的诉讼请求,本院依法予以准许。原、被告均同意双方婚生女C由A抚养,C由A抚养也不改变其生活现状,有利于其健康成长,故C由A抚养为宜。A主张B负担C抚养费符合法律规定,应予准许。关于子女抚育费的数额,应根据子女的实际需要、父母双方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确定。B提交证据不足以证明其收入水平为10万元每年,根据C正常所需花费及B之前承担抚养费数额,本院酌定其每月支付A抚养费4500元。

    关于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句容市宝华镇房屋系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虽尚未办理产权登记手续,但合同项下权利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由双方各享有50%份额,本案中双方一致同意以房地产评估结果确定该合同权利价值,相应合同权利由A享有,房屋由A居住使用,本院予以准许。则扣除剩余贷款余额后,A应补偿B45354.91元[(1136600-1045890.18)×50%]。B名下银行存款中余额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各半分割,其应支付给A分割补偿款24637.9元[(189.24+352+48734.56)×50%]。双方一致认可B名下轿车现价值1.5万元,车辆归B所有,则B应支付给A分割补偿款7500元。

    关于A要求B分担其所欠信用卡债务,因其主张债务存在未到期情形,债务数额无法确定,且此项主张可能涉及案外人利益,故本案对此依法不予处理。关于转移财产问题,需从款项支出的目的性、惯常性、合理性等方面进行综合考虑,不能仅凭B向他人转款就认定其存在转移夫妻共同财产行为。因本案中,B名下华夏银行卡实际用于个体工商户经营,存在大量经营支出,B通过华夏银行账户或微信向其父亲、E、D、杨某某、杨某等人转账可能涉及案外人利益,故不宜在本案中进行认定,本案对此依法不予处理,A可另行主张权利。关于A主张经济补偿金,综合考虑C一直主要由A进行照顾、双方发生矛盾后B支付生活费数额等因素,本院酌定B支付A补偿款25000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二条、第一千零六十三条、第一千零七十九条、第一千零八十七条、第一千零八十八条、第一千零九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准予原告A与被告B离婚。

    二、双方婚生女C由原告A抚养,被告B于本判决生效当月起,每月月底前支付婚生女C抚养费4500元,至其年满十八周岁止。

    三、位于句容市房屋由原告A使用,A、B与江苏宝华碧桂园置业有限公司签订的关于该房屋《商品房买卖合同》合同项下权利义务由原告A享有,双方所欠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镇江分行贷款由原告A继续归还,原告A应支付被告B补偿款45354.91元。

    四、被告B名下农业银行尾号9818银行卡、浦东发展银行尾号 4686银行卡、华夏银行尾号8946银行卡内截止2020年12月1 日存款余额归被告B所有,被告B应支付原告A上述款项分割补偿款24637.9元。

    五、轿车归被告B所有,被告B应支付8原告A分割补偿款7500元。

    六、被告B应支付原告A补偿款25000元。

    七、上述第三项至第六项款项折抵后,被告B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给付原告A补偿款11782.99元。

    八、驳回原告A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40元,由原告A负担120元,被告B负担120元。评估费10000元,由原告A负担5000元,被告B负担50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段海龙

    二O二一年七月十五日

见习书记员    王佳琪

家务补偿基本概念:

家务补偿是指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 一方在家务方面付出较多义务的, 在离婚时有权请求另一方给予一定经济补偿的制度。我国现行《婚姻法》经过2001 年的修改, 将离婚救济理念植入离婚制度, 增设离婚损害赔偿制度和家务补偿制度,建立了较为完善的离婚救济制度和体系。离婚救济体系中的离婚家务补偿制度, 在理论上和实践中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它从法律上肯定了家务劳动的价值,并可以平衡离婚当事人的财产,体现了社会法律的人性化和公正,间接促使夫妻双方多为家庭付出,降低夫妻关系不和的机率.

相关司法案例与观点

近日,厦门市海沧法院适用《民法典》审结了两起离婚经济补偿案件,两件案子中的当事人均获得了家务劳动补偿金。

案例一

案件审理中

大强向法院起诉离婚,阿芳同意离婚,但主张其多年为家庭付出的劳动应当得到补偿。

 海沧法院审理后认为,阿芳婚后未工作,期间确实以其为主照顾孩子的日常生活,且孩子读书后与大强父母分开居住,阿芳承担了较多抚养子女、料理家务的责任,阿芳有关为家庭付出较多时间和精力无法提升自己而导致的机会成本在离婚时应予补偿的相关意见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法院最终判决双方离婚,原告大强向被告阿芳支付家务劳动补偿款5万元。

 案例二

小军与丽丽通过工作认识,于2013年登记结婚。婚后双方性格不合,经常因为琐事吵架,从2018年起,两人已分居,后来矛盾越来越深,现已不可调和。丽丽向法院起诉离婚。

小军辩称

丽丽在婚后经常悄无声息离家出走,对家庭生活不闻不问,自己独自承担生活开销包括租房的租金、孩子的生活费、日常生活开销等。丽丽应共同承担这部分生活开支。

 丽丽在婚姻期间与其他异性交往共同生活,违反夫妻忠诚义务,应赔偿自己精神损失费。

 法院审理后认为:

本案系离婚纠纷。双方对2018年8月后分居的事实没有异议,现双方均同意解除婚姻关系,本院予以照准。

 双方分居后小军对于抚育儿子照顾家庭确实付出较多,丽丽应支付相应经济补偿。

 小军举示的照片、录音等确实可以证明丽丽与第三人存在性关系、多次在酒店开房等事实,且丽丽在庭审中就婚内违反夫妻忠实义务的行为明显虚假陈述。对丽丽因过错行为确实造成小军的精神损失,丽丽应予赔偿。

     法院判决

综上,法院判决双方离婚,婚生子由小军抚养。丽丽需每月支付抚养费至孩子年满十八周岁。同时,丽丽需向小军支付经济补偿款3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

 裁判思路与原理

原《婚姻法》第40条虽对家务劳动补偿制度作了规定,但因适用前提是夫妻财产的分别制,在审判中极少适用,造成了司法实践中很多男性离婚成本低,明显对因结婚后承担较多家务劳动的一方而在职业上升、能力培养、个人价值等方面丧失了较多机会成本的一方不公平。修改后的该条规定解决了在夫妻财产婚后共同所得时如何保护为家务贡献价值较多一方的经济利益的问题,体现了对弱势群体尤其是已婚已育妇女权益的保护,增加了婚姻过错方的离婚成本,对维护婚姻稳定及国家正倡导的生育政策也有积极正面的作用。

 

离婚经济补偿的适用需符合一定的条件

(1)不区分夫妻财产所有制类型一律适用

《民法典》出台之前,《婚姻法》第40条规定,夫妻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付出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予以补偿。

《妇女权益保障法》第47条第2款也作出了相似的规定,夫妻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女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协助男方工作等承担较多义务的,有权在离婚时要求男方予以补偿。

两部法律均将离婚经济补偿的前提确定为“夫妻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即采取约定财产制的夫妻之间,离婚时承担了较多家庭义务的一方才有权请求对方补偿。在2001年之前的婚姻法条文中,并无关于经济补偿的规定,直至2001年婚姻法修改才加入。

从审判实践情况看,十多年来,经济补偿制度并未在司法实践中得到普遍运用,相反,有关统计显示,《婚姻法》第40条的适用率明显偏低,少数的适用案例中,还有一部分是经过法院的目的性扩张解释后才得以适用。出现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在于我国绝大多数家庭都采取了法定的共同财产制,约定分别财产制的家庭数量极少,基数的缺乏导致《婚姻法》第40条的规定无法发挥应有的作用。

本条规定删除了离婚经济补偿对夫妻财产制类型的要求,无论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采取的是法定共同财产制还是约定了分别财产制,如果一方在婚姻中相比另一方对家庭负担了更多的义务,均有权利在离婚时请求补偿。

 (2)经济补偿请求以负担了较多家庭义务为前提

本条列举了抚育子女、照料老年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作为承担较多义务的一方可提出经济补偿的情形。当然,离婚经济补偿的适用情形并不局限于以上三个方面,为家庭利益而负担的义务均应在此之列,主要表现为家务劳动。

家务劳动,是指为自己和家人最终消费所进行的准备食物、清理住所环境、整理衣物、购物等无酬家务劳动以及对家庭成员和家庭以外人员提供的无酬照料与帮助活动。这些家庭事务遍布生活的方方面面,但却无法通过市场价值直接衡量,根据权利义务相一致原则,负担较多义务的一方应当得到适当的补偿。

判断一方是否承担了较多义务,应结合一方在家庭义务上付出的时间成本、精力成本以及获得的效益等多方面因素,综合进行衡量。

 (3)经济补偿需一方主动提出,法院不得主动适用

本条规定,负担较多义务的一方“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即经济补偿以负担较多义务一方提起补偿请求为前提,人民法院在当事人未提出经济补偿请求的情况下,不得径行就经济补偿作出判决。但是,法院可以向当事人释明其经济补偿请求权,是否行使由当事人自行决定。

 (4)经济补偿请求须在离婚时提出

负担较多家庭义务一方的补偿请求,仅限在协议离婚或离婚案件诉讼过程中提出,协议或判决离婚后,一方提出经济补偿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作此规定的原因在于,经济补偿请求权是法律赋予负担了较多家庭义务一方的权利,其可以行使,也可以不行使。该种权利也不存在有客观障碍导致对权利享有状态不明的情况,将经济补偿请求权扩大到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或离婚后,现实意义不大,也不利于双方尽快解决争议,投入新生活。

(摘自:最高人民法院民法典贯彻实施工作领导小组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继承编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20年出版,第314~31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