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

15250975289

 

庄荣华律师:南京知名婚姻家事律师,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江苏圣典(总所)婚姻家事与财富管理委员会主任,2020年度找法网南京市婚姻法首席律师,省检察院《清风苑》法律直播平台婚姻家事讲师,英才苑府律师授课平台婚姻家事特邀讲师,南京电视台有请当事人、法治现场特邀嘉宾律师,中国法学会会员,亲办离婚后财产纠纷被江苏高院在2010-2011年十大典型案例收录,2018年亲办遗弃冷冻胚胎离婚案件被最高院司法案例研究室在其官方公众号推送案例。涉外家事代理包括:中国台湾人离婚、美国使领馆公证委托的离婚、伊斯坦布尔使领馆公证委托的离婚。执业十余年间,擅长处理婚姻家事案件,深耕婚姻家事、继承领域,有多年大量疑难复杂案件的处理经验,亲办婚姻家事业务2000余件,案涉财产超20亿。

 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庄荣华律师
地址: 南京市建邺区奥体大街68号4A栋6-7楼
咨询电话: 15250975289
邮  箱: 563118707 @qq.com
法律QQ: 563118707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动态  -> 律所动态 -> 最新案例

离婚案双胞胎男孩抚养权争取的要点方法案例分析

信息来源:www.njdls.cn | 发布时间:2022年02月09日

案情简介:

男女双方2017年1月于美国生育双胞胎儿子,双方因两个男孩抚养权有巨大争议无法协议离婚,女方身处淮安为争取两个孩子抚养权,特意至南京委托专业家事律师为其全程把关离婚诉讼的攻防要点。

关于抚养权双方的庭审观点:

男方观点:

1、认为女方不具备抚养照顾两个孩子的能力

2、认为女方长期工作不稳定,收入不稳定

3、认为女方存在各方面不利于抚养孩子的情形

4、孩子为男孩,判给男方更利于同性抚养 

我方观点:

1、孩子出生至今一直由我方抚养

2、孩子长期由女方父母协助照顾

3、女方具有充分的经济能力、住房能力以及教育能力

4、其中一个孩子存在特殊疾病,女方长期自我学习和提升,具有更强的抚养能力和经验

5、女方为了孩子恢复健康,还特意参与相关教育机构的公益服务

6、双方离婚核心原因系男方存在一定过错,法院应当保护女方及无过错方

案件结果:

一审法院采纳我方意见

裁判两个男孩抚养权归我方,对方每个孩子各支付2600元抚养费

 至此案件终结,当事人非常满意案件结果。

裁判文书

 

淮 安 市 清 江 浦 区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苏0812民初号


原告:A,女,汉族,住淮安市清江浦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庄荣华,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许萍萍,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B,男,汉族,住淮安市清江浦区。

原告A诉被告B离婚纠纷一案,本院于2021年2月3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21年3月22日不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后因案情疑难复杂,裁定转为普通程序,于2021年7月8日再次不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A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被告B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两次开庭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A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决原、被告离婚;2、判决孩子抚养权归原告,被告每月支付不低于6000元抚养费;3、请求法院判决依法处理夫妻共同财产,包括:(1)淮安市清江浦区一号房屋,登记在原、被告名下,要求该房屋归原告所有;(2)淮安市清江浦区二号房屋,登记在原、被告名下,要求各半分割;(3)原、被告为五家公司的股东,现原、被告要求对5家公司的股权折价款各半分割;4、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被告于2013年10月相识,同年12月登记结婚,婚后于2017年1月生育两子C、D。因原、被告婚前感情基础淡薄,致婚后感情不和,且各自处理家庭矛盾的方式存在差异,争吵不休,另被告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内长期存在婚外情。原告自觉婚姻关系不可维继,遂于2020年5月向法院起诉离婚,但法院考虑家庭和睦,未准予双方离婚。此后,原、被告感情状况并未好转,双方毫无往来,已无回旋余地。原告现再次起诉至法院,并坚决要求同被告离婚,望判如所请。

    被告B辩称:1、同意离婚;2、要求婚生两子由被告抚养,不需要原告支付抚养费;3、案涉淮安市清江浦区两套房屋均系夫妻共同财产,要求每人一套,其中二号房屋归被告;4、原、被告为股东的五家公司,其中一家是在原、被告婚前由被告与被告妹妹设立,公司资产属被告婚前财产;其余四家公司已经全部进入公司清算程序,待清算完毕后同意与原告各半分割。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被告于2005年左右通过网络聊天相识,后于2013年10月左右确定恋爱关系,同年12月30日登记结婚,2017年1月于美国生育双胞胎儿子C、D。原告系再婚,此前婚姻未生育子女;被告系初婚。原、被告婚后感情状况一般,原告曾于2020年5月9日向本院起诉要求与被告离婚,后本院考虑被告态度及子女尚幼等因素判决不准予双方离婚。

   2010年10月,原告父母共同购买案涉坐落于淮安市清江浦区一号房屋,并于2012年2月取得房屋所有权证,后该房屋在2018年转移登记为本案原、被告共同共有,该房屋无银行抵押贷款。

    原、被告于2019年购置坐落于淮安市清江浦区二号房屋并登记为原、被告共同共有,截止2021年7月该房屋剩余银行抵押贷款1277094.42元。

    2019年4月,原、被告婚生子C因出现恶心、呕吐等不适症状前往淮安市妇幼保健院就医,经诊断为孤独症,2019年7月,C又因“不会自发性叫人、眼神接触差、呼名不应”等症状前往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就医,经诊断为语言发育障碍,2019年10月,C再次前往新华医院复诊,经诊断为童年孤独症、精神发育迟缓并伴便秘,治疗方案:听力整合及语言训练、心理治疗、行为矫正、语言训练及康复训练等。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以及原告提供的结婚证、中华人民共和国领事证明、常住人口登记卡、病历、(2020)苏0812民初2342号民事判决书、商品房买卖合同、房屋所有权证以及被告提供的离婚证等证据在卷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原、被告婚后居住及生活状况。据原告陈述:婚后原、被告在上海及淮安均曾生活过,大多数时间住在原告父母位于本市淮海花园小区的住处;孩子出生初期在上海生活,16个月左右返回案涉淮安市清江浦区一号房屋居住;日常家庭开支由原告婚前财产支付。据被告陈述:双方婚后没有孩子之前大部分时间住在上海,孩子出生满16个月后返回淮安,期间也曾带孩子到美国生活;家庭开支系从公司经营收入中支付。

    关于原、被告工作及收入状况。据原告陈述:其目前月收入在8000元左右;被告做外贸生意收入不稳定,约在每月6000元。据被告陈述:自己收益好的时候年收入在二三十万元,但因疫情影响,现在月收入在1.1万元左右;原告工作并不稳定,还曾领取过失业金。

关于原、被告婚生子的抚养情况。据原告陈述:两个孩子出生后基本随原告家庭生活,现均就读于本市市级机关幼儿园;在原告的精心照料下C的情况已经有所好转,课余在自闭症儿童矫正中心接受康复训练,但原告也没有忽视D的健康成长,D在校表现更是优秀;因是双胞胎,且两兄弟感情深厚,原告不同意分开生活,故要求两个孩子仍均由原告抚养;目前每年在孩子身上投入约8万元。据被告陈述:原告自孩子出生后就将双胞胎占为己有,不让被告及被告父母探望孩子,而非被告对孩子缺少关心,原告家庭日常陪伴孩子较多并不代表就应该由原告直接抚养孩子;两个孩子在日常相处中时有矛盾,C的性格形成与原告阻挠探望致父子交流中断也有关联,原告强调C的情况仅是为被告支付较高抚养费;被告在与孩子有限的共同生活时间内同样倾注关心,愿意抚养两子,且原告父母身体状况不佳,被告父母则有精力及经济能力帮助被告照顾孩子;如只能抚养一个孩子,被告要求抚养D;两孩子平均每年开支在20万元。   

关于原、被告离婚后孩子的探望问题。据原告陈述:如果孩子随被告生活,原告需要每周探望孩子一天;如果孩子随原告生活,被告可每周探望孩子两天;如果被告想把孩子带回家一起生活,则尊重孩子自己的意愿。据被告陈述:如果孩子随被告生活,原告可以随时探望;如果孩子随原告生活,被告也希望能够随时探望,并将孩子带回家共同生活,且寒暑假探望时间可以多一点。

    关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财产:1、位于淮安市清江浦区的一号房屋。原告称该房屋当时是为孩子上学才过户至原、被告名下,双方未支付任何房款,目前是原告爷爷奶奶在居住;被告则称该房屋系原、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原告父母赠与双方,当时孩子尚小,不存在为孩子入学过户的情况。原、被告一致认可该房屋现价值130万元。2、位于淮安市清江浦区的二号房屋。被告称该房屋贷款自2019年8月30日始即由其负责偿还,购买该房屋时还曾向其父借款30万元、向妹妹借款40万元,但并未出具借条,妹妹的借款已经偿还了8万;原告则称认可购房时曾借被告妹妹40万元,已经还了8万元,但对借被告父亲30万元的情况不清楚,而且被告给其父亲买过车,即使有债务也应该折抵了。原、被告一致认可该房屋现价值300万元。3、原、被告于庭审中一致同意不在本案中处理案涉五家公司。

关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债权及债务。原、被告一致确认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无共同债权。原告称除案涉房屋的房贷外双方已无共同债务;被告则称除房贷外,共同债务还有为购置房屋向其父亲、妹妹的借款。   

案件审理过程中,因原、被告意见分歧较大,致本案调解未果。

本院认为,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以夫妻感情彻底破裂作为离婚标准。本案中,原、被告婚后未妥善处理夫妻矛盾,在本院于2020年判决不准予双方离婚之后,夫妻关系仍未改善。现原告再次起诉离婚,被告亦同意离婚,可见夫妻感情已经彻底破裂,故对原告的离婚诉请,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婚生子C、D的抚养问题。本院认为,C、D作为双胞胎,其顺利诞生对于原、被告双方家庭而言可谓幸事,原、被告均表示愿意抚养两个孩子,亦可见双方对孩子的关切和疼爱,但如若随意分离双胞胎子女并由其各自成长,未免令人惋惜,C更因患孤独症尚在治疗中,胞弟的陪伴对其生活而言应有特别意义。考虑两个孩子年龄尚幼,在出生后便一直随原告家庭生活,原告家庭对其亦给予悉心照料,为避免成长环境的突然改变对孩子可能造成的影响,本院确定婚生子C、D由原告直接抚养。抚养子女是父母的法定义务,被告作为C、D的父亲,在离婚后仍应当负担两子必要的抚养费用,结合C、D实际生活需要及被告收入水平,本院酌情确定被告每月支付C、D抚养费各2600元。作为不直接抚养孩子的一方,被告享有探望C、D的权利,考虑两子现状及实际成长需求,本院确定被告可在每周六上午九时至次日下午六时探望C、D,探望期间,可接回家共同生活,原告应予协助。

    关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财产:1、位于淮安市清江浦区的一号房屋。本院认为,原告父母不论出于对原、被告婚姻愿景或便利孙辈入学的原因,客观上已自愿将该房屋转移登记至原、被告共同共有,该行为系原告父母对原、被告的赠与,故该房屋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综合考虑房屋的出资情况、原告父母的赠与期待、双方婚姻状况以及房屋的居住和使用情况,本院确定坐落于淮安市清江浦区的一号房屋归原告单独所有,原告支付被告房屋折价款52万元。2、位于淮安市清江浦区的二号房屋。该房屋系原、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登记于原、被告名下,系双方共同财产。现被告要求该房屋归其所有,原告亦同意,故本院确定坐落于淮安市清江浦区的二号房屋归原告单独所有,剩余银行抵押贷款由被告独自偿还。原、被告一致认可该房屋现价值300万元,截止2021年7月剩余银行抵押贷款1277094. 42元,被告应补偿原告房屋折价款861452.8元。冲抵后,被告应支付原告341452.8元。3、原、被告于庭审中一致同意不在本案中处理案涉五家公司,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债务。原、被告一致认可购房时曾借被告妹妹40万元,已还8万元,现余32万元。本院认为,该款项系为购买原、被告夫妻共同财产,也即二号房屋时借取,故应为夫妻共同债务,原、被告离婚后理应各半承担。被告另称购买房屋时还曾向其父亲借款30万元,但原告表示不清楚,且被告并未提供借条等证据进一步佐证,本院认为该款项可由债权人自行主张,在本案中不予处理。

    综上,经调解不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二条、第一千零七十九条、第一千零八十条、第一千零八十四条、第一千零八十五条、第一千零八十六条、第一千零八十七条、第一千零八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一)》第四十二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九条、第五十三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准予原告A与被告B离婚。

    二、原、被告婚生子C、D由原告A直接抚养,被告B自2021年8月起于每月28日前支付C、D抚养费各2600元,直至C、D独立生活时止。

    三、被告B对C、D享有探望权,可于每周六上午九时至次日下午六时探望C、D,探望期间,可接回家共同生活,原告A应予协助。

    四、原、被告共同共有的坐落于淮安市清江浦区的一号房屋归原告A单独所有,原告A需支付被告B房屋折价款520000元;原、被告共同共有的坐落于淮安市清江浦区的二号房屋归被告B单独所有,剩余银行抵押贷款由被告B独自承担,被告B需支付原告A房屋折价款861452.8元;冲抵后,被告B需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一次惶支付原告341452.8元。

    五、原、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因购房欠案外人即被告妹妹的32万元借款由原、被告各半承担。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240元,由原告A负担2120元,被告B负担212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

如本判决依法生效后,一方当事人拒绝按期履行本判决确定的义务的,对方当事人可以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百三十九条规定向本院申请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审  判  长    吴祥华

人民陪审员    徐海东

人民陪审员    陈小虎

二O二一年每八月三日

  法官助理    葛  村

书  记  员    韩乔林

附相关案例与司法观点:

徐州中院与市妇联联合发布2020年度徐州法院婚姻家庭典型案例

 

抚养子女的最优选择,以子女利益为首要因素

 

基本案情

巢某(男)与周某(女)于2012年8月生育双胞胎女儿巢某甲、巢某乙。双方自2017年11月起分居至今。分居期间,巢某一人在外地生活,巢某甲、巢某乙跟随周某在徐州生活。自2018年起双方多次诉讼至法院,但夫妻关系始终没有改善。2020年巢某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再次诉至法院要求离婚,周某表示同意离婚,但双方对婚生双胞胎女儿抚养权问题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均要求抚养。

法院经审理认为,双胞胎女儿一直随周某生活,并已入小学就读,形成了相对固定的师生及同学关系,贸然变更学习及人际环境不利于其成长。而且双胞胎的成长有其特殊性,彼此依赖程度更高,共同生活比分开生活更有利于其健康成长。巢某的工作性质亦难以有较多时间照顾子女。遂判决双胞胎女儿均由周某直接抚养,巢某享有探望权。‍

 案例评析

《民法典》第一千零八十四条第三款规定:“离婚后,不满两周岁的子女,以由母亲直接抚养为原则。已满两周岁的子女,父母双方对抚养问题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根据双方的具体情况,按照最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的原则判决。子女已满八周岁的,应当尊重其真实意愿。”保护未成年子女利益最大化,是确定抚养权的首要原则。本案中,离婚的父母均要求抚养孩子,但从双胞胎女儿的生活学习现状、成长特殊需要,父母能够陪伴照顾的时间等因素出发,法院判决双胞胎女儿均由母亲抚养,更有利于孩子的身心健康成长。确定未成年子女的抚养权时,不仅应考虑到未成年子女的年龄、性别、生活与教育环境等各种客观因素,还需考虑到子女的心理需求、精神需求、自身意愿及情感等各方面主观因素,以有利于未成年子女身心健康成长为出发点,确保未成年子女利益最大化的实现。‍

律师点评:

关于两个孩子抚养权司法实践的裁判观点较为复杂,笔者认为多个孩子的抚养权裁判规则比一个孩子的抚养权更加错综复杂,大体可分为几种:1、从公平角度出发,法院裁判父母双方各自抚养一人。2、从有利子女成长的原则出发,法院裁判由一方抚养。3、双胞胎、多胞胎双胞胎子女感情深厚,不宜分开抚养。

另,在司法实践中,部分离婚纠纷案件的当事人为了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往往会采取抢夺、藏匿孩子的行为,对于这个现象和问题,2021年6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二十四条中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离婚时,应当妥善处理未成年子女的抚养、教育、探望、财产等事宜,听取有表达意愿能力未成年人的意见。不得以抢夺、藏匿未成年子女等方式争夺抚养权。”新未成年人保护法明文禁止了抢夺、藏匿孩子的行为,如在离婚中双方或一方采取此种禁止性行为的,其主张抚养孩子的主张可能不会得到法院的支持。